离婚限号? 公共服务不应预设道德判断

2019-11-05

内容

  “离婚登记工作时间每天受理50个号、上午下午各25个……”近日,上海某区婚姻登记中心出具的一则告示引发网友热议。

  通过种种措施限制人们离婚、维护婚姻关系的稳定,确实迎合了人们的普遍心理。但这种措施如果由公共机构来统一实施,不仅于法无据不合法理,而且也隐藏着巨大的风险。

  首先,公共服务部门没有限制离婚的权力。公共服务机构对公众提供的是无差别的服务,在实施过程中,经办人不能带有道德情感因素,更不能把这种情感转化成强制规定。公交车不能因为一个人“贼眉鼠眼”就拒绝其上车,医院也不能因为一个患者“貌似小偷”就拒绝诊治,婚姻登记处若凭工作人员主观认定“看上去冲动盲目”就拒绝办理合法离婚手续,更是荒唐。

  其次,限制措施并不能解决离婚率上升的问题。一段婚姻走向结束,其背后有着种种可说或不可说的复杂因素,感情破裂、价值观冲突、家庭矛盾、生活压力等都有可能是根源。事实证明,绝大多数离婚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。

  再次,用政策限制离婚在执行上存在巨大风险。俗话说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婚姻圆满、家庭幸福自然是人人追求,但婚姻不幸、矛盾重重,离婚何尝不是一种解脱。比如,夫妻中长期忍受家庭暴力的一方,好不容易说服另一方达成离婚协议,一起去婚姻登记处办理手续,如果这时候遇到离婚限号或者“3个月缓冲期”,难道还要回家继续忍受暴力?

  我们常说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离婚是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,但更是成因复杂的家庭问题,绝不能仅仅出于所谓“好心”一限了之,更不能随意施展对公众权利的限制。通过启动社会工作程序,通过社区、社会工作机构、妇女儿童权益组织以柔性的方式,在详细了解具体情况的基础上,分别进行干预引导,这才是符合法理人情的现代社会治理之道。(周潜之《光明日报》)

  给新业态新服务

  多点宽容和空间

 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讲话和报道中,“创新”一词出现了超千次。可以肯定的是,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全面深化改革的过程中,创新将是贯穿始终的关键词。中国经济爬坡过坎,需要创新当主引擎;改革滚石上山,更需要创新提供动力。

  不过,创新既是一个革故鼎新的过程,也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。我们在给那些大获成功的创新创业项目点赞的同时,对于一些刚刚出现的新模式、新事物,也要有足够的宽容和耐心。给创新者多一些时间和空间,就是给改革、发展多一些可能。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过程中,宽容创新是一种尤为可贵的理性姿态。

  任何一种新事物、新模式,都会经历一个成长的过程。人们对新事物不信任,甚至感到恐惧,都是很正常的社会心理。不过,“互联网+”时代的一大特质就在于,虽然很多新业态、新服务都存在缺点和不足,但很快就会通过“打补丁”“迭代”的方式进行修正。正是通过不断的试错与纠错,创新才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。

  应当承认,社会的规则与制度,在不少时候是滞后于社会发展的。有很多顺应了时代大势的新做法、新模式,常常都会跑到原有规则之前,这其中会有一个“时间差”。

  基于商业理性,一个创业项目要想占领更大的市场,一家创新性企业要想赢得更多的客户,他们自己比任何人都更清楚“安全”“守法”等字词的含义和重要性。而在一个充分竞争、开放的市场中,市场主体会在利益博弈之中找到最均衡的状态。职能部门最该做的,是认清自己的角色、摆正自己的位置。如果“政府之手”放错地方,很可能导致“一管就死”的结果,很多创新都可能被扼杀。

  当然,前述分析并不是鼓励创新创业者去做“违法”的事,而是重申思想解放、锐意创新的价值。如果说宽容失败是我们对待改革的态度,宽容创新就应该是我们对待改革进程中新生事物的一种理性态度。任何时代的创新,都是未来导向的,都要目光向前。对于新事物,监管者划定底线,决策者创造良好的环境,更有利于催生创新成果,让创新成为引领改革和发展的第一动力。

  (易艳刚《新华每日电讯》)

[责任编辑:刘冰雅]

违章查询助手

您的生活好帮手